四川qq麻将游戏规则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信息中心 > 行業新聞

垃圾回收的“互聯網+”創業之路有多艱辛?

日期:2019-07-02 人氣: 標簽:

垃圾分類中深入人心的當屬可回收垃圾。據商務部發布的《中國再生資源回收行業發展報告(2018)》顯示,2017年,全國廢紙回收量為5285萬噸,同比增長6.5%;廢塑料回收量為1693萬噸,同比下降9.9%。

廢紙回收后可以用來制造再生包裝紙,還可以用來制作家具。上海生活垃圾處理全流程的紀實片《綠色之城》中展示了34000個牛奶盒可以制造一張四人辦公桌。據變寶網數據,廢塑料瓶經回收后,通過結晶干燥或者降解,約有80%會被用于紡織行業,行業內部稱其為再生纖維,是化纖行業的主要原材料。我們生活中每天使用的衣物、毛巾或者被子,很多正是來自于塑料瓶。

在很多地區,可回收垃圾的收集工作是由拾荒者這一群體承擔的。他們憑借極低的運營費用,幾乎可忽略不計的設備成本和折舊,上門或者從垃圾箱收集可回收物品,再賣到廢品收購站。

近期垃圾分類政策趨嚴,支付寶在上海地區推出了小程序“易代扔”,網上預約,上門回收,僅限于可回收物,按重量計算,可獲得相應的螞蟻森林能量。對于996的上班族、不愿和不便出門的人群,代扔垃圾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
在“你是什么垃圾”的靈魂拷問下,各種“代扔垃圾”,“智能分類”的創意也層出不窮。而實際上,互聯網+垃圾回收”的創業路上已有許多先行者,商業模式卻始終未見跑通。

小黃狗作為此前規模最大的再生資源智能回收創業公司,2018年6月曾拿到中植集團10.5億元的A輪融資,投后估值達60億元。小黃狗的具體業務是在小區、寫字樓等地放置智能垃圾桶,用戶在交互界面選擇投放的可回收垃圾種類,稱重后分類計價,可在APP提現。回收設備裝滿后,工作人員會將垃圾統一運往分揀機構。最高峰時小黃狗注冊用戶超過300萬,覆蓋全國33個城市。由于控股股東唐軍因團貸網暴雷投案,小黃狗正處于破產重整流程中。

同樣做“互聯網+垃圾回收”的再生活,業務幾經變化,從上門回收可回收垃圾,拓展到電商,再拓展到家政服務,最終因為難以盈利于2017年倒閉。

再生活創始人夏凡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訪時說,to C的自建回收人員體系+上門服務模式,上門服務一次成本最低為6到7元,收廢品的客單價可能還不及這個水平加之高昂的運營、物流、倉儲、人員薪酬等成本費用,盈利壓力不可謂不大。

相較之下,專做to B業務的閑豆回收境況則好得多。閑豆定期回收企業客戶的廢紙箱、紙板,之后運輸到自營打包廠,將廢紙壓縮后出售給造紙廠再次循環利用。其客戶包括大型連鎖商超、寫字樓、酒店和眾多互聯網電商公司。閑豆的創始人曾表示,公司從第二季度就已經開始全面盈利。最近一輪融資在2018年10月,閑豆回收獲得了中美綠色基金1億元C輪融資。

垃圾里的互聯網+生意早就有了,蛋糕很大,吃到很難

垃圾處理產業鏈,蛋糕會否重分?

綜觀國內國外,垃圾處理整個產業鏈的收入來源于三部分,即政府補貼、居民繳納的垃圾處理費和垃圾資源化再利用的收入。

垃圾處理,作為環衛的一部分,歸屬于住建部門,本身帶有公共服務屬性,且行業特性偏重偏慢,很多環節依靠政府補貼。

環保行業的主要模式BOT(Build-Operate-Transfer,即“建設-經營-轉讓”)項目中,大部分地區對處理垃圾的補貼,即垃圾處理服務費在60-80元/噸。垃圾焚燒發電補貼則是根據2012年發改委文件,噸垃圾上網電量不大于280度時可以享受國家0.25元/度的電價補貼政策。

垃圾處理的第二大收入來源是居民交納處理費。美國實施垃圾計量收費制度,目前實施范圍達1200個城市,每戶居民根據當地政府的實施細則需繳納約40美元-50美元/月不等的垃圾處理費用。

我國居民尚未為垃圾處置付費,垃圾處置費和發電補貼均由政府買單。中國人民大學發布的《北京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燒社會成本評估報告》顯示,北京單位生活垃圾焚燒補貼為325元/噸,焚燒電價補貼構成焚燒廠所獲收入及補貼的20%左右。

生活垃圾生產者付費制度或已在到來的路上。6月25日,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表示,將健全城鄉生活垃圾污染環境防治制度,推行生活垃圾分類制度,擬規定按照產生者付費原則實行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。

垃圾資源化給行業帶來收益,其中最重要的來源就是垃圾焚燒發電。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,2018年全年我國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量約9520萬噸。據方正證券測算,垃圾焚燒為主業的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為40.59%,凈利率為23.46%。按照上網電價0.6元/度計算,垃圾焚燒發電每年約產生142億收入,凈利潤約33億元。

垃圾含水量大熱值低,影響燃燒效率是焚燒面臨的最大挑戰。而垃圾分類可以從源頭上分離干濕垃圾,提升熱值。據光大證券研究報告測算,假設垃圾分類流程可以完全分離出全部廚余垃圾,噸垃圾發電量可增加近20%,約48-64度電,每年可為整個產業鏈增加20-30億元的收益。

然而,今年兩會就有全國人大代表提案,建議取消焚燒發電補貼,認為補貼政策刺激了垃圾焚燒廠建設,變相鼓勵垃圾源頭放縱、焚燒可回收物等,不利于綠色循環經濟發展。另一種聲音則認為,垃圾焚燒廠的投資以億計,而且我國垃圾分類目前做的還不夠好,混合垃圾熱值低、水分高、溫度控制難度大,需要更好的技術,也意味著高額的投入。

此外,垃圾分類催生了專門的環衛設備及濕垃圾儲、運市場。據光大證券測算,2019-20年,以46城計,濕垃圾儲運和回收網絡增量市場每年達36億元。

一方面,貫徹垃圾分類可能為產業鏈增收幾十億,這些利潤是否會全部留在下游處置企業手中,還是會部分流向上中游的投放、收集和運輸環節,或者部分上繳財政?另一方面,垃圾焚燒發電的政府補貼是否會退坡,甚至取消,還要靜待靴子落地。

垃圾分類推行之后,整個產業鏈的蛋糕將如何再次分配,恐怕還需假以時日才能看清。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euzej.live/hsxw_92.html
四川qq麻将游戏规则
排列5直选组合复式 彩票计划软件哪个好用? 手机棋牌游戏 下载 大发赢钱 云南快乐10分规则 吉林11选5前三走势图 快三怎么倍投可以稳赚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经典 辽宁11选五新走势图 河北快三中奖助手下载